文学常识题库

www.hf0168.com文学常识题库_文学范文_文学网

第二百四十一章 打压

发布时间:2019-08-09 编辑 :本站 / 121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儿童文学 > 正文
TAG:

第二百四十一章 打压

看到田丰出手如此的辣,站在方人和边的那人终于有些看不下去了,“朋友,做人留一线,后好相见,你出手重了点儿吧?”“呵呵,现在你倒是说我出手重了,要是被打的是我你们还会觉得出手重吗?”田丰用钢管指着说话的那人冷声说:“你……哼,你得罪了方家,你就不怕不能离开了省城?”“呵呵,能不能离开省城我不知,不过,我知现在我有件重要的事要做田丰说着,提着钢管朝方人和走过去。

这个方人和和他作对,如果这次不好好的教训他一下,他肯定觉得自己是好欺负的呢。

方人和和田丰的眼神一对视,立即就心虚地闪开了。 不过此刻田丰的视线却是直直的钉在他的他的上,同时脚步也慢慢的向他移。 看着田丰的静,吓得方人和子不断的后退。 “田丰,今天的事就算了吧?闹大了对你和东方世家都不好。 ”见到田丰举着钢管向方人和走去王潇急忙上前劝。 “我大小姐这是我和方家之间的事,我看你最好还是不要管了。 ”田丰笑眯眯地看着王潇。

闻言,王潇的白了田丰一眼,“真是狗吕D宾不识好人心,你觉得我想多管闲事,我这样做还都不是为了你。

”看到王潇的样,田丰也觉得刚才自己的话有点重了,直接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王潇边,温柔的帮她额前的秀发拨到耳后,“我知你是为我好,但是我必须这么做,要不然方家还以为我是好欺负的。

”话音落后,田丰便继续向方人和的方向缓缓走去。

看到田丰的作,被方人和称作三叔皱着眉头,上前一步,正好挡住了田丰去找方人和烦的退路,说:“年轻人就此住手吧,难你还想赶尽杀绝?”“没有,我只是有怨报怨有仇报仇而已。 和我不相的人,我是不会对他怎么样的。

”“他的家人要我好好的照顾他,我绝对不会让他在我面前受伤的。 ”“那就让我为难了,本来我是不想对你出手的,但是现在嘛我却是不得不出手了。 ”“呵呵,难你还想对我出手不成,你知我是谁吗?”“你是谁我不知,我也没有兴趣知。 但是我知你是我的敌人,对于我的敌人我一向都是手多过于口。

”田丰说着,起钢管就朝三叔的脑袋上砸过去。

三叔没想到对方还真敢向自己出手,而且说打就打,本就没有给他准备的机会。 幸好刚才他已经看到田丰出手,知他速度极快,出手十分辣,三叔的连续后退,避开了田丰痛击。 “不错,原来还有两下子。

”田丰看着三叔后退时沉稳有序的步伐说。 “你最好清楚你现在是在做什么。 ”三叔脸铁青地说。

他是省城黑的掌管者,本功夫也是不差,只是最近做老大时间长了,一直都是养尊优的,功夫退步不少。 但就算是是如此,田丰想要很快击败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很清醒,你是方家的狗,我现在在打狗嘛。

”田丰笑着说。

眼角余光见到东方傲霜的视线望着自己这边,并没有制止自己的意思。 田丰微微一笑,“看来省城三大家族关系也不是很好,现在东方傲霜明显想借助自己打压方家呢。 ”“哼,既然你一意孤行,我也让你知我们方家也不是这么好欺负的。

”三叔眼神犀利地盯着田丰,接过别人递过来的钢管,心里也像是找到了一些和田丰对抗的勇气。

“你还不错,配做我的对手,不像某些人只是口头上的功夫。 ”田丰看了一眼三叔,隐隐的从他上感觉到一淡淡的压力,他的态度终于正式了一些。 手持钢管缓缓的走向三叔,钢管在地面砖会上摩发出吱吱的声响,在钢管划过的地方,火星四溅。 “小子,你欺人太甚!”看到田丰向自己走来,那个三叔吼一声,随即举着钢管向田丰招呼而来。 “啪啪啪!”两人手中的钢管连续的碰撞,剧烈的声响震得周围的人耳朵嗡嗡作响。 “啪!”两钢管有一次剧烈的碰撞在一起,只听到嗖的一声,两个钢管同时崩飞出去。 周围一圈看热闹的人此刻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就害怕错过烈的场面。

此刻众人看到田丰两人的战就像是在看武侠电影一样。

本来他们以为电影演的都是假的,可是看到田丰两人手之后,他们对自己以前的判断有了怀疑。 钢管飞出,趁着三叔愣神的刹那田丰骤然出脚,一招断子绝孙脚的踢在三叔的两间。

在田丰踢中的时候他听到噗嗤一声,估计是那个dandan被踢爆了。 要真的是如此的话,就算是能够治好,以后也不是男人了。

看着三叔和小伟一样躬在地上,田丰微微摇头,“唉,我本来不想这样的,可是你非要挡在方人和的前面,那就怪不得我了。

”随手从地上捡起一个感官,随手的晃了一下,然后举着他就向方人和所在的位置走去。

“田丰,快住手。 ”东方傲霜看到田丰真的拿着钢管向方人和走去眉头终于微微皱了一下。 虽然她很想借助田丰打压一下方家,但是她也清楚田丰要真的是把方人和打了那后果有多严重,所以在最后关头急忙喊住了田丰。

田丰像是没有听到东方傲霜的喊一般,反而将速度加快。

在离方人和两米远的时候,举起的钢管地向他那张俊俏的小脸上砸了过去。 方人和虽然不经常手,但他家毕竟是黑起家,他也是从小练武。 看到田丰对自己砸来,他急忙拉着旁边的一个椅子去迎击。 椅子和钢管地撞击在一起,原本实木椅子竟然被生生的打断了。 看到手中已经碎裂的凳子,方人和心里苦笑不已,这家伙难疯了么?怎么像是和自己有生死宿怨似的?一幅要和人拼命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