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常识题库

www.hf0168.com文学常识题库_文学范文_文学网

素手匠心 第三百五十一章 神秘来客

发布时间:2019-08-03 编辑 :本站 / 198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儿童文学 > 正文
TAG:

素手匠心 第三百五十一章 神秘来客

h3第三百五十一章神秘来客/h3太监答道:“那是——跟着陛下出征蒙古的袁将军!陛下远征一去半年,或有战况传来。

”班智身子一颤!瞬间有点头晕目眩,忙闭了闭眼定神!那位袁将军的脸色,并不是大战得胜的欢喜,也不是败仗的内疚痛苦,而是……一种极沉极深的悲痛!班智强自回过神,有点儿头重脚轻的坐上马车。 一路只听着跌跌荡荡的车辙声魂不守舍。 他想起了大半年前,自己身陷囹圄时,如天神般出现在他眼前的年轻俊雅的男子。 “跟我去中原,那儿有你想要的一切。 ”“我凭何相信你?”男子只给他两卷吐蕃失踪已久的文成公主手抄的《妙法莲华经》。

“我有跨越千年,自北魏到宋末,数之不尽的珍贵经文、佛像及画卷。

仅经卷就有上千卷!经卷中,梵文、蒙古文、西夏文应有尽有,尤其以古藏文居多!”他温润的气息如海水般淹没了班智,“这些都可以属于你。 ”班智沉渊般的眼眸终于透出几分波澜:“为何……是我?”男子注视着他,目光清冷孤傲:“因为我们都是上神所选,顺天而生!”“荒唐,你又凭何代表天意?”男子悠然一笑,在他耳边指点迷津。

而他所说的每件大事,都逐一发生,无一避免!顺天而生!现今,他最后的预言,也将成真么?班智捻着佛珠,不住的口诵佛经,许久也不能平复心境。 回到寺院,寺僧上前禀报:“上师,有客人拜访!”班智只觉额头一跳:也不问来者是谁,快步进了禅室,掩上门,喘息间,已是心跳如擂。 “您——”“不愧是班智上师!”年轻的访客身披厚实的斗蓬,站在墙角投落的阴影下,面容斑驳,依稀,看见他嘴角扬起的弧度似笑非笑。

“短短时间,就在京城闯下这么大名声。 ”男子轻挥衣袖,坐落蒲团上。

“上师,坐啊!何必与我这故人客气?”班智拧紧眉:“袁将军提前回京传讯。 ”“不必着急。 ”客人自顾自的取杯斟茶,瞥到案前的磁青纸,动作默默一顿。

“按我之前所说。

你只要做好份内之事,事成无忧。 ”份内之事——班智苦笑:“我已全力医治太子殿下!”男子轻轻一笑:“太孙也是没法子了。

太子的身体太医院谁不清楚?撑不住几时也。 可是陛下还没回京,自然是不能让太子有半分闪失。

”班智叹道:“可惜,太子仁德。 ”“天命而已!”男子的齿缝间崩出四字,又笑了起来。

“等陛下回京的消息确认无误后,你就寻个机会将那份梳筋通脉的秘图留给太子。 ”班智一怔,留给太子?“这卷秘笈是我吐蕃医术之精妙巅毫所在——”“不是给太医院。 是留给太子。 让太子每日里自己翻看,时常跟着图形按摩双腿。

”男子声音低沉悦耳,可班智听来如聆魔音!“太医院虽好用,但如果太子自己能学会这套手法,也是大有裨益!”班智端穆凝肃的面容刹时惊骇至极!然而他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喉咙只有喉结滚动的一声咕噜。 男子侧脸笑问:“这也不算什么难事吧?”班智全身僵硬,怒目圆睁,头颈血管贲胀:“您到底要做什么?!”男子笑意温淳:“如你所见!”班智惊骇得掉了手中的佛珠:“你,你疯了不成?!”“班智上师。

”男子含笑捡起他的佛珠归还他手中。 “此事必要做得妥贴稳当!”“你走!”班智惶怒交加,“你所图非我能及。 我帮不了你!”男子啧了声:“上师。

你已随我来到这中原,又已树起了大好的名声,甚至踏足东宫能为太子治病——已经走到了当下,功亏一溃何等可惜?”班智实在不解:“你到底图谋些什么?做此等大不逆之事对你又有何好处?!”“图谋些什么……”男子低低一叹,“说来让上师笑话。 在下,不过图谋一个人罢了!”谋人?班智想笑,又笑不出!红尘中人,总是各种痴嗔妄癫!求不得的,贪恋终身。 唾手可得的却又弃如弊履!而眼前这个人,偏有着让他也为之胆战心寒的偏执与疯狂!男子从怀中取出一只羊皮卷袋,小心的立在案上:“上师且看看!”班智瞧着羊皮袋上的花纹,面色微变:“这是——”男子解开袋子,露出里面一座仅半尺长,金光闪烁的佛像!佛像面容妩媚,身姿窈窕。

衣物上嵌满了珊瑚珍珠和绿松石,裙带飞扬,美不胜收!班智刹时如遭雷轰,僧袍下的手足俱在轻微颤抖:“度母像……这、这是文成公主离世后,宫中为她打造的绿度母像——你到底从何寻来?!”男子轻描淡写的道:“这只是我与你提及的,浩瀚宝藏中的一个小物件而已。 ”饶是班智再有定力,也控制不住的缓缓跌坐蒲团。

男子循循善诱:“你想想自己在乌斯藏吃的苦、受的罪!明明满腹才学,明明论经论道,医术学术样样精通,结果却被害得险些身败名裂,命悬一线!”班智面孔渐渐青白。 “班智,我许你无上的荣耀。 令你成为古往今来乌斯藏乃至佛界众僧第一人,功过玄奘名垂青史!”男子的声音如重捶一记记击打着班智的心神。

“只要你办成这件事。

”班智已被他勾起旧日苦难,心中一时失去清明。 “班智,我在乌斯藏遇见你。

何尝不是天意?”男子勾唇一笑,“是菩萨选中了我们。 何况,方才你也说了,太子的病,撑不住几时。

”班智茫然抬头,声音干涸得可怕:“如果,我不愿呢?”男子笑着附在班智的耳边轻描淡写的道:“那么,那些你们视若珍宝的佛教圣物,数之不尽的经卷,画像,还有精美的壁画、雕塑也必将随我灰飞烟灭!班智,那时你就是佛教徒中的千古罪人!”班智只觉全身的命脉都被他死死攥在手中,连呼吸都为之艰难起来。 自己遇上的,究竟是天神,还是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