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常识题库

www.hf0168.com文学常识题库_文学范文_文学网

史上最贵快递?“送错”华为包裹的联邦快递87亿没了

发布时间:2019-08-10 编辑 :本站 / 92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儿童文学 > 正文
TAG:

史上最贵快递?“送错”华为包裹的联邦快递87亿没了

早教机构沐奇多家门店人去楼空##########原标题:早教机构沐奇多家门店人去楼空5月22日,记者来到沐奇丽都店,内部正在施工。

新京报记者潘闻博摄早教机构疑似“跑路”现象,近年来屡见不鲜。

近日,早教机构沐奇亲子游泳(下称“沐奇”)多家门店悄然关闭,身后留下众多会员退款无门。

尽管一些顾客在门店关闭前感觉“异样”,但他们已经为课程提前付费。

市场监管部门回应称,沐奇品牌的涉事企业已经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并立案调查。 律师表示,消费者可向工商投诉,或至法院起诉。

此外,相关部门也应尽早完善早教机构的监管体制。

新京报讯近日,早教机构沐奇亲子游泳(下称“沐奇”)多家门店关闭。 消费者称,所办会员卡内金额几千至几万元不等的费用无处追讨。

新京报记者先后探访发现,沐奇CBD店、丽都店、金源店均处于关门状态,且企业相关法人和门店负责人电话无法接通。 消费者交费续课后门店关闭2018年6月,牛建(化名)在沐奇润泽店消费19888元购买了包含72节课的会员课程。 此前,牛建是在网上找到了沐奇的介绍:“感觉挺有名的,据说不少明星也是他们的会员。 ”沐奇微信公众号显示,该品牌成立于2009年,先后拥有刘烨、徐峥等明星会员。 牛建每周带孩子去一次游泳馆。 一开始,牛建能轻松约上课。 但2018年年底,情况发生变化。

他常去的润泽店多次以门店内需维修锅炉为由停课,直到2019年4月初润泽店关闭。

由于会员卡通用,牛建曾带孩子到其他门店,但他发现其他门店也关门了。 “现在,他们店的电话打不通了,给销售人员发微信,也没有回复。 ”牛建说。 王丽(化名)也是沐奇润泽店的会员。

她说,就在润泽店关闭前一周,她在游泳馆内看到销售人员还在推销课程。 一位CBD店的会员称,她交费续课后,没来得及上课,店就关了。 凌云(化名)是沐奇老顾客,2018年夏天,她在丽都店续购了2万多元的课程,2019年春节前,却发现丽都店关闭,电话也无法打通。

“事后想想,关店是有征兆的。

”凌云说,2018年下半年,丽都店不再提供消毒毛巾,此后“保洁人员越来越少”,且频繁以管道维修、监管部门检查等理由闭店,直至春节前彻底关停。

沐奇新国展店、CBD店、西红门店、金源店多位消费者向记者表示,遭遇到上述门店关闭、退款问题无从解决。

记者在两个沐奇维权微信群中看到,两个群共有600多人,办理会员的费用从数千至数万元不等。 仅2家门店营业其中一家加钱才能上课5月22日,记者来到将台路附近的沐奇总部(丽都店)。

店内近10名工人正在施工,对于该店为何施工,工人们称不知情。 附近一商家表示,沐奇丽都店今年1月就已关停。 该商家介绍,不少顾客向他们询问丽都店的情况。 “现在这家店面应该是由别人承租了,正在装修。 ”位于八里庄的沐奇CBD店同样大门紧锁。

该店所属租赁中心一工作人员表示,沐奇因为交不起房租于今年4月关停。

“陆续来了好多人,问他们的情况。

”类似的情况同样发生在沐奇金源店。

根据门店所在的商场此前贴出的公告称,沐奇金源店长期、多次拖欠租赁费用,截至2月底“数额巨大”。

新京报记者先后致电沐奇润泽店、CBD店、金源店、丽都店、新国展店、西红门店,电话均未能接通。

沐奇客服及公司法定代表人电话则处于关机状态。 沐奇官网也提示无法访问。

目前,沐奇西城店、丰台店仍处于营业状态,但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是加盟店,独立运营,自负盈亏。 这两家门店工作人员称,不清楚其他门店关闭缘由。 对于其他关闭门店消费者购买的课程问题,西城店表示沐奇会员需要加钱才能在西城店完成课程,而丰台店则表示不接受其他门店会员。

涉事企业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沐奇总部坐落于北京市朝阳区将台路2号B座1层H-101。

是一个从事双语婴幼儿早教、婴儿游泳的早教公司。 法定代表人为郭文博。 工商信息显示,北京沐奇世界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于2019年1月被工商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5月23日,朝阳区市场监管局回应新京报记者称,他们已到沐奇丽都店、CBD店现场检查。 目前,两家门店均已关门,无法联系到企业负责人。

顺义区空港工商所、海淀区四季青工商所的工作人员分别表示建议消费者可向法院起诉。 律师说法无法联系负责人法院可以缺席判决强执对此,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表示,沐奇如遇到资金周转困难,或有闭店打算时,应当履行诚实信用义务,事先通知消费者。 韩骁称,若无法证实沐奇存在主观诈骗的故意,此举仅为民事合同纠纷一方履行不能的问题。 若能证实其存在主观诈骗的故意,那么,沐奇可能涉嫌诈骗。 对于目前的情况,消费者可向工商部门举报,或向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投诉,申请消保委与沐奇负责人协商。

此外,还可向法院起诉,诉请沐奇退款。 若有相关证据证明其涉嫌诈骗,可向公安部门报警,追究其刑事责任。

韩骁同时表示,目前,消费者、工商等方面无法与沐奇取得联系,这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大维权难度。 “如果沐奇负责人联系不上,法院可以缺席判决,如果其名下有财产,可以强制执行。 ”“在没有合理证据证明涉案公司进行诈骗的情况下,消费者应通过民事诉讼的方式维权,同时,应由工商部门及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进行监管,对该公司及相关负责人进行行政处理。 ”他解释道。

建议相关部门完善监管消费者警惕预付款事实上,早教机构疑似“跑路”现象近年来屡见不鲜。 据媒体公开报道,今年年初,北京“家盒子”西直门店突然关闭,致上百名会员维权,每名会员所购“课包”在一两万元至数万元不等。 今年2月,连锁教育机构艾尔蒙国际早教也出现停课情况,校方给家长发短信称“经营不善,暂时停课”。 本月初,北京欧拉早教中心也被质疑“跑路”,会员费下落不明,老板失联、教师离职。 对此,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表示,就目前教育培训机构相关监管政策而言,开办早教机构只需去工商局注册教育咨询企业,未纳入教育部门的监管范畴。

工商、税务等部门根据职能,只是监控其经营纳税情况,教学内容则无人监管。

“只有工商部门监管,肯定会出现监管不到位的情况,教育部门有必要尽快完善对早教机构的监管机制。 ”韩骁认为,政府及相关部门,应出台早教市场的相关指导文件,指导早教机构合理进行机构建设,正确进行教育咨询。

此外,消费者在购买相关课程时,要提高警惕,明晰合同具体条款。

“即使商家提出优惠方案,消费者也务必控制预付额度,以防退费难或商家"跑路"无法追回。 ”新京报记者潘闻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