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常识题库

www.hf0168.com文学常识题库_文学范文_文学网

第四百一十五章 一场狩猎的开始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12 编辑 :本站 / 80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儿童文学 > 正文
TAG:

第四百一十五章 一场狩猎的开始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文家别墅。

文彦候放下了电话,眼光变幻,神色凝重,咬紧了牙。

他自然不会一直关注着李昀昊的行踪,或者说,他将李昀昊介绍给文雨妍之后便撒手没管了,他相信李昀昊一定会和秦阳斗起来的。 李昀昊失踪了!李南天的来电让文彦候心脏一缩,一个正忙于公司业务的男人当然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几天,唯一的可能那就是他死了。 文彦候之前也无法理解李昀昊为啥就这么消失了,李南天也没隐瞒,将李昀昊收买五仙门弃徒用蛊毒谋害秦阳的事情讲了,听完之后,文彦候沉默了。 隐门弟子虽然行事并不高调,但是他们却绝对不是胆小怕事之辈,李昀昊在做出这样的事情之后失踪,那只能代表秦阳发动反击了。 一击毙命!这熟悉的果断的风格,让文彦候有种熟悉的风格,二十多年前,莫羽不也就是这样对付他的敌人吗?在莫羽的手里,沾惹了多少敌人的性命?文彦候心情很复杂,他没想到事情发展得这么快,来得如此迅猛!他高估了李昀昊的能力,高估了他的心境,这小子真是一点耐心都没有,追求女儿一点时间发现没效果,便采取了极端的手段,然而一击不中打蛇不死,必然就要承受蛇的反击。 文彦候和李南天当初也算盟友,这么多年过来,关系也不错,李昀昊的死亡他也很遗憾,但是却并没有太愤怒,在修行者的世界里,想弄死别人,自然也得防备着随时被别人弄死,这是一个更加简单粗暴的世界。 秋思看着神色严重的文彦候,好奇的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文彦候侧过头,神色有着两分复杂:“李昀昊失踪了。

”秋思眼睛微微眯起:“多久了?”“三天了!”秋思眼光直直的盯着文彦候的脸,眉头微微皱起:“发生什么事情了?”和刚才一样的问句,但是却蕴含着不同的意味。 文彦候沉吟着。

秋思眼光变得严肃了两分:“李昀昊对秦阳出手了?”文彦候知道这事终究瞒不过秋思,叹了一口气:“他收买了一个五仙门弃徒对秦阳下蛊,几天之后,秦阳还好好的,但是李昀昊失踪了。 ”秋思盯着文彦候:“不要再插手了!”文彦候眉头挑起了几分:“我怎么就插手了,我从来就没管过他们的事情好不好?”秋思凝声道:“小妍过生,如果不是你主动邀请李昀昊过来,刻意将他介绍给小妍,还说那些话,他就不可能和秦阳对上,也就不会落到今日的下场!”文彦候冷哼一声:“那这事难道要怪我吗,我觉得李昀昊够优秀,我和李南天又是老朋友,我当然希望李昀昊能够成为我的女婿,当父亲的为女儿介绍自己喜欢的年轻俊杰,这没啥问题吧,我让李昀昊追求小妍,固然有和秦阳竞争的味道在里面,可是我没唆使他直接和秦阳斗个你死我活吧,我也没唆使他对秦阳下毒手吧?”秋思语调清冷:“你明知道李家和莫羽昔日的恩怨,如今李昀昊和秦阳对上,李家只会光明正大的竞争,不使暗中手段?”文彦候怒道:“难道是我愿意让李昀昊去死?”秋思站起身,声音冷淡:“你心理怎么想的,你自己清楚,这么多年你就一直没有真正放下过当初的失败,这事情牵涉女儿的终生幸福,她不是你再次战斗的筹码,我绝对不会允许你再次干涉她的人生的!”文彦候咬咬牙:“你什么意思?”秋思瞪了文彦候一眼,转身离开了,看着秋思的背影,文彦候眼中的怒意消失,转而变得阴沉如鹰。

他虽然怒气以对秋思的责问,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心思根本瞒不过秋思。 借刀杀人而已。 这是一个局,或者说,一个阳谋。

文彦候自己知道,秋思也知道,李家也知道,但是这也算不得坑李家,因为他们可以不入局,但是他们却心甘情愿的入局。

二十多年,已经足以让他们淡忘当初的痛楚,只记得仇恨,让他们再次拥有报复的勇气,所以他们默许了李昀昊的入局以及支持他对付秦阳。 秦阳的凌厉反击,李昀昊的死亡,揭开了那曾经血淋淋的伤疤,在上面再撒了一把盐。 李昀昊死,李南天只有继续斗下去。 李南天哪怕明知道文彦候有这个打算,但是他也只有这样做,只不过心中暗恨文彦候坐山观虎斗自己却不出手。 文彦候坐在沙发上,陷入了沉思。

随着李昀昊的死亡,李家要投入更多的人对付秦阳,然而他们却不得不顾及莫羽。 当初莫羽入中海时,莫羽的中海因为去世,可是如今秦阳入中海,莫羽却还在,谁敢无视莫羽?小辈们怎么斗,莫羽都不会管,但是如果老一辈的直接插手,莫羽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理,莫羽当初二十几岁实力便已经如此厉害,如今二十多年过去,恐怕更加凶猛……李家未必奈何得了秦阳,或许,应该添一把火。

莫羽当初可不止李家一个对头,如果莫羽的那些对头知道他的弟子现在就在中海,恐怕都不会坐视不理吧。 只要散播一个消息出去……文彦候眼光多了几分冷硬,不管如何,他都不会把文雨妍嫁给秦阳的,他当初已经低头一次,然后悔恨了二十多年,如今他绝对不会再低头!除非他死!……一条消息悄无声息的散播了出去,很多人同时都收到了这条消息。 没人知道这条消息是谁发出去的,也没人去关心,因为那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那个人的弟子又来了!他又卷土重来了!一个个会议被迅速的召开,一条条决策被提出,一个个身份各异的人收拾行囊,准备前往中海,一个个人摩拳擦掌,目光如刀的盯着秦阳……这将是一场狩猎!但是在这场战斗中,谁是猎人,谁又将沦为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