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常识题库

www.hf0168.com文学常识题库_文学范文_文学网

十月诡胎:鬼夫大人,我要生了316,第316章 夜乌为钥

发布时间:2019-06-10 编辑 :本站 / 197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儿童文学 > 正文
TAG:

十月诡胎:鬼夫大人,我要生了316,第316章 夜乌为钥

顾祁一看,当机立断看向我们:“我待会儿用鬼气拦住他们,你们赶紧跑。 ”这种关头,犹豫一下都能要了我们的命,于是我们点头。 顾祁手上很快凝聚出一团鬼气,他把手里的鬼气往下面一砸,那些鬼气在接触到傀儡的时候,马上发出一声震响。

趁着这个时候,穆湛带着我和孔渺渺毫不犹豫地跳下去,往前跑。 这些最前面的傀儡都被炸开了,但是外围还有一些傀儡,虽然被炸到了,但是仍然挣扎着站起来要攻击我们。

穆湛一个人忙不过来,孔渺渺也学着他那样,虽然注入的灵力不多,但是总归了胜于无。

我们玩儿命似的往阶梯上跑,跑着跑着,我回头一看,忽然发现,那些傀儡不动了……他们站在原地,停在了距离阶梯第一阶有一段距离的地方。 这个阶梯就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阻止他们进来,这些傀儡智能站在外面,很焦躁的样子。

顾祁直接跳到了台阶上,然后往上走了几步,走到我们身边来。

看着那些傀儡被我们甩掉,我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走吧。 ”我们拾阶而上,这些阶梯十分长,原本我们还防备着,觉得往上走的过程中,大概又要出幺蛾子。

然而出人意料,直到我们走上平台,都没有出现任何事情……这个平台很大,平台是圆形的,几个角上立着几根柱子,看上去还是挺有气势的。 我们走上去,低头,就发现,这个圆形平台上,也被人凿出了一个姬家家徽。

“现在我们这是要去哪?”孔渺渺,开口,问。

穆湛一耸肩:“我也不是很确定,但是看起来,这个台子应该有些名堂才对,不然那些傀儡怎么就不敢上来了。 ”“可是这里除了姬家的家徽,什么也没有。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道。

说着,我回头一看,发现,从圆台上遥遥看过去,能看到一个悬崖一样的地方,悬崖上有个山洞,而这个悬崖的高度,很像我们滑下来的高度。

“我们如果刚才没下来,是不是就会在那个悬崖上面?”我想着,指了一下我看到的悬崖。

穆湛他们都顺着我指的方向看过去,看了一会儿后,孔渺渺点头:“应该是,我们也是阴差阳错下来了。 ”顾祁似乎是研究了一下这个圆台,其实说实话,我们这里除了顾祁,谁对机关阵法研究都不是很多。

穆湛倒是会,但是他大多学的,也都是怎么开墓室里的机关。

奈何姬家太不按照常理出牌,穆湛当时还给我们吐槽过,说去姬家的墓,学不学那些开机关的都不重要了。 反正,你也打不开!顾祁在圆台上一直来回走动,似乎是在摸索着什么。

孔渺渺也没闲着,拉着我往前走动。

这个圆台上,姬家的家徽十分巨大,站在这个台子上面,甚至会让人觉得自己很渺小。

过了一会儿,顾祁才道:“你们有什么发现么?”我和穆湛都是摇头,的确,这个圆台上没有任何东西,任何我们觉得不大对劲的地方,我们都去看了一下,然而事实证明,哪里都很对劲。

“夜乌,那只夜乌呢?”孔渺渺这时候抬头,在夜空中来回找。

“那只夜乌怎么了?”穆湛问道。

“那只夜乌是钥匙,这里应该就是姬玉蓉墓室的入口,那只夜乌能帮我们进去。 ”孔渺渺似乎是算到了什么,开口道。

“啧,早知道刚才就先抓住了,从刚才我们进来开始,那只夜乌就不见了。

”穆湛微微蹙眉,道。 “那只夜乌还在。

”这时,顾祁忽然盯住一个方向。

“你们站着别动,看好我的身体。

”顾祁说着,忽然魂魄就离体,往天空中飘去。 我忍不住心中暗道,这个技能真是开挂啊……顾祁的魂魄和夜色都要融为一体,他刚刚飘上去的时候,我们甚至都看不清楚他在哪里。

但是没过多久,夜空中,忽然就传出了一声撕心的惨叫!是那只夜乌。

那只夜乌忽然就被人,用一种掐着脖子的姿势往下拽。

拽着那只夜乌的明显就是顾祁了,虽然夜乌一直扑腾着翅膀打顾祁,然而顾祁掐着它的脖子,一时间,那只夜乌死活挣脱不开。 顾祁很快飘下来,拎着那只夜乌的脖子,丢到了圆台上。 “现在呢?”顾祁看向孔渺渺。 方才顾祁上天的那几分钟里,孔渺渺也没闲着,一直掐着手指在算着什么。

顾祁把那只夜乌丢下来后,孔渺渺示意穆湛拿出一把刀来。

“把夜乌的喉咙割开,然后放血,把血从花的根部开始放。 ”孔渺渺说着,把刀递给顾祁。

姬家的家徽是一朵巨大的花,上面悬浮着几条纠缠在一起的蛇。 而孔渺渺说的位置,大概就是在圆台近乎边缘的地方,因为那里才是花的根部。 顾祁拎着夜乌走过去,利落的用小刀割了一下夜乌的喉咙,割之前,孔渺渺还叮嘱道:“你试试看,能不能用鬼气护着那只夜乌。 ”“为什么?”顾祁也有些不解。 “这只夜乌必须一直活着,直到被放完血,不然没用。

”我听到这里,忍不住抽了一下嘴角,这个姬家真有够厉害的,想出来的这都是什么办法……顾祁听了后,也没有什么异议,运起一小团鬼气笼罩在夜乌身上,然后开始放血。 虽然我知道,这个什么夜乌的血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然而尽管我有心理准备,还是没想到场景会这么诡异……这只夜乌的血,颜色是黑红色的,味道十分刺鼻,而它的血液在接触到花的根部的一瞬间,就仿佛受到了某种指引一样,血液的流动,开始顺着一个十分有规律的轨迹流动。 从花的根部,到第一片花瓣,然后到第二片,第三片,直到层层叠叠的花瓣全部染上了血,这一部分才算完成了。

紧接着,血液就开始往那几条纠缠在一起的蛇的方向流。

这期间,因为顾祁一直用鬼气护着这只夜乌,所以这只夜乌一直没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