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常识题库

www.hf0168.com文学常识题库_文学范文_文学网

第九十六章 打马天下,与君随(大结局)

发布时间:2019-05-20 编辑 :本站 / 14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儿童文学 > 正文
TAG:

学校制定了近期和远期规划,通过书法教学来大面积提高学生的书写水平,培养书法特长生,发展书法育人功能的研究通过创建介休市“书法特色学校”,促进整体办学水平提高,形成较稳固的办学特色。、建立校本课程,打造特色课堂。

  我想:如果你能认真地学习,做完题后仔细地检查,那么,100分会常常出现在你的数学测验卷上,其它科目的成绩也不会时起时伏。

第九十六章 打马天下,与君随(大结局)

时间,便就这般流淌着过去了,距离莫负从明榭回来,已经三个月了,如今,和风日暖,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

嫣儿已有六个月的身孕,或许是要做**的缘故,举止行为都不再是初见那般,如今,都长大了,眉角眼梢,笑意盎然,更加的妩媚动人。 墨无痕还是初见时那般,动不动就要和她吼上几吼,每一次,不用想就知道,都是莫负占了上风。 而墨无痕喜欢喜欢她的笑,愿意让着她。 她答应他们,嫣儿临盆的那日,她必回到他们的身边,见证她干儿子的出世。

离开的那日,明榭百姓都自发的来送她,她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来送她,她是悄悄的来,除了个别的人,地下的老百姓根本就不知道,可能听都没听说过她,而且,更让莫负吃惊的是,人们整整齐齐地站着,比她刚上大学那会军训站的还精神,有板有眼地打起了太极,莫负瞪大双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墨无痕携着娇妻来到她的身边,很是骄傲,“怎么样,觉得我这件事做得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呀?”莫负看着打着太太极拳的百姓,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摇头道:“做得倒是好,百姓强,则国强,墨无痕,你倒是挺会用。 ”墨无痕却只是对她说:“阿莫,这里可是你的家,要记得回来看看,我和嫣儿等你回来。

”嫣儿也点头,眼里噙满了泪水,“姐姐,有姐夫护着你,嫣儿很放心,嫣儿会想念姐姐的,姐姐要保重。

”莫负点头,她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实在对他们不住,只能对他们说:“你们也保重,我也会想念你们的。

”莫负看了看众人的身后,却是没有看见那抹红衣,不禁有些无奈,这个家伙,说好要来送自己的,却是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莫儿,我们该走了。

”北宫涣离看着她,知道她在看什么,不过,那个人来与不来都无所谓,对他来说,都是无足轻重地人,十年前如此,十年后亦是如此。 在一片和谐中,莫负推着北宫涣离上了去往天涯海角的马车,渐渐的离开的众人的视线。 倾城浕却是站在城门上,目送着马车的离去,神情脉脉,不知悲喜。 很久,才收回视线,双眸早已辨不清前方。

“哥哥。 ”背后,响起墨无痕清浅的声音。 倾城浕不动声色地擦了擦眼泪,没有转身,依旧看着远方,声音淡淡,没有了平常的不羁,“无痕,我要走了。 ”墨无痕并不惊讶,只是说:“走也好,你自由洒脱的生活适合你,不管走多远,累了,记得回来就好。 ”倾城浕轻轻的笑了笑,“你就不担心我会抢了你的皇位?”转过身来,看着墨无痕无所谓的表情,不禁莞尔,“这皇位,你也不喜欢。 ”哈哈哈的一串长笑,走过去,拍上了他的肩膀,“无痕,倒是我一直以来错怪你了,你会是个好皇帝的。

”墨无痕也拍上了他的肩膀,“哥哥,你还恨父皇吗?”从小冷落他,小小年纪就送他去了南樾,背井离乡,世态炎凉的日子,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那个老头子啊。

”倾城浕像是在回忆,记忆中的那个人总是很严厉,对他冷得像块冰,对无痕却是很好,不过,都过去了,还有什么好挂怀的,咧嘴道:“的确很讨厌。

”“哥哥?”“哈哈哈,好了,逗你的,老头子虽然讨厌了一点,不过,却是个好国君。 ”转过了身,看了看天边的落日,彩霞红透了半边天,“他之所以那般对我,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希望我好好的辅佐你,你在明,我在暗,老头子啊,希望我们明榭一统天下。

”然后又笑道,“唉,他却是不会想到,我这个儿子啊,偏偏就是不喜欢打仗,不喜欢百姓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所以,即便身在南樾,我也一无所为。

”倾城浕挥一挥衣袖就打算直接跃下城门翩翩然离开,浪迹天涯去,该说的都说了,他也要走了,如果留下来,墨无痕这个家伙先他一步走了怎么办?以前他一直以为墨无痕很喜欢当皇帝,不过,每一次回来看见他无奈的表情他就知道了,这个皇位,如果不是因为他这个哥哥整日的东奔西跑见不着影子,估计,他早就领着他的小娇妻隐居去了。

好在,墨无痕是个沉稳冷静的人,不像他,耐不住寂寞,整日的想往外跑,所以,他还是走了吧。

“哥哥?”墨无痕叫住了他,忍不住道:“你年纪也不小了,寻到个好姑娘就不要挑了,赶快成亲吧?”“我才不要。 ”墨无痕一噎,眼前红衣一闪,倾城浕早已远去,心里一暗,莫负虽说是个难得的好姑娘,但是,她已经寻得了良人,和他这个哥哥是不可能有结果的,他的这个哥哥,不会要这样子孤苦伶仃,独自一人一辈子吧?倾城浕坐上早已备好的千里良骑,沿着莫负走过的痕迹,慢慢的走过去。

“好姑娘?”倾城浕看着天边的残霞,摇了摇头,“唉,总而言之,还是莫莫好。 ”一座深山的亭台小阁,屋前屋后都种满了桃花,秋千架下,莫负蹲在草地上,很认真的,看蚂蚁搬家。

旁边,北宫涣离看着她。

“莫儿。

”莫负头也没抬,“嗯?”“莫儿。 ”莫负抬起了头来,疑惑着双眸,“怎么了?”北宫涣离只是笑,“你过来。

”莫负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满脸笑意的走过来,蹲在他的身边,趴在他的腿上,仰着脑袋看着他,“美人夫君?”北宫涣离只是静静的看着她,没有说话,日子静谧得要滴出水来。 “美人夫君,下次,我们去哪里?听说青川有个老婆婆很会算命呢,能知晓人的未来和过去,还能逆转时空,要不要去看看?”“莫儿?”莫负对着他笑,笑得一塌糊涂。 北宫涣离直接一个用力,让她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把她抱在了怀里,“莫儿,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你休想把我丢下。 ”他既然奈何不了她,那么,就一辈子死死的跟着她,看她还能怎么样。 莫负依旧在笑,“美人夫君,你就是个小孩。 ”“我喜欢。

”是了,他喜欢,在她面前,他愿意,只要有她的日子,偶尔撒撒娇为何不可呢?后来,他们去了很多很多的地方,救助了很多很多苦难的百姓,但从来都没有人知道他们叫什么,只知道,男子一袭白衣,坐在轮椅上,笑容温暖,女子浅绿曳地长裙,酒窝浅浅,娇俏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