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常识题库

www.hf0168.com文学常识题库_文学范文_文学网

第四百二十三章 老人不老司礼监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06 编辑 :本站 / 122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儿童文学 > 正文
TAG:

第四百二十三章 老人不老司礼监最新章节

“吃里扒外”这个罪名,良臣很是耳熟,因为昨天梁姑婆那相好的就给他扣过这顶帽子,然后他教对方做人了。

到了晚上,事情又发生了变化,若非双花红棍田尔耕出现,他魏公公就得被教做人了。

因而,听张诚的口气,昨天晚上发生的事还真跟那赵进朝有关?良臣稍稍琢磨了下,觉得八成有可能,要不然他又没得罪哪个内廷大佬,南城兵马司和东厂吃饱了撑的要找他魏公公的麻烦。

这年头,明哲保身的多,多管闲事的还真不多。 只是没想到那赵进朝的后台真的这么硬,连东厂都能使动。

却不知道背后主使的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曹公公,还是有可能是天津税使的马爷马堂。 良臣微微皱眉,却是没吱声,张诚真要是兴师问罪,把自己当弃子抛出去,恐怕自己就进不得他这私宅了。 说不定,昨天夜里使动田尔耕来救自己的就是张诚,怎么着他魏公公的事都是你张公公兜底,你老人家要见死不救,怎么向皇爷解释?“怎么,哑巴了?你小魏公公昨儿不是挺威风的么?”张诚语带讥讽,他年纪大了,又刚下值回来,懒得从被窝里起来,就卧在塌上。

良臣不认为这是张诚对自己的轻视,反而是看重,这位可是大珰,能在床上接见自己,多少说明对方没有将他当外人。

当然,也不排除是他送的那些东珠还在发挥着效果。

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张公公真要有这样的职业精神,也是让人很欣慰的一件事。

定了定神,心中有了数的良臣恭声道:“公公面前,可没有我说话的份。 ”“小魏公公看着可不是这样的人啊?”别人不知道这小子底细,张诚能不知道,要知道,这小子的命根子还是他给成全下来的呢。 靠一张白卷走到今天的主,没点小聪明劲,当初贵妃娘娘也不会喜欢他。 良臣继续保持沉默,他知道自己现在最好什么都不要说,他相信张诚会给出自己答案。 张诚看他那样,实在是没好气,闷哼一声:“昨天咱家听说你小魏公公在西华门外可是好大的威风,把人家打得都快下不了床,回头把人相好的也给掳走了,怎么着,你小魏公公是入宫随俗,打算把人家相好的抢去做你对食不成?”“冤枉啊,公公,打死我也不敢啊!”良臣身子一抖,暴汗,这绝对是天大的误会。 梁姑婆这种重量级别的,就是打死他也不敢生出非份之想啊。 同时也确定了这事的确是赵进朝引起的。 “不敢?不敢你把人弄出公主府干什么!”张诚眉头一挑。

“我是担心…担心…”良臣吱唔着想要解释,张诚却冷笑一声打断他,道:“咱家可跟你说明白,你真要对人相好的有意思,咱家不是不可以成全你,可丑话说在前头,净事房那头,你小魏公公怎么也得再去一趟。

要不然,你小魏公公光顾着自己快活,弄出什么事来,不是要咱家跟着倒大霉?”你老人家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良臣朝窗外瞄了眼,今儿可没下雪。 冷嘲热讽。

良臣苦笑道:“公公莫要笑话我了,梁姑婆我回头就交给公公处置。

”一听这话,张诚更是没好气:“别介,咱家可不受你这个累,人哪,你还是自个留着,咱家可不给你小魏公公擦屁股。

再说了,宫里的女官也轮不到咱家处置,你把人丢给咱家,是要让咱家也担上吃里扒外的名声不成?”“不敢,不敢!”良臣连忙摇头。

“你要不敢的话,西华门外你管的什么闲事?”张诚的脸沉在那里。 “公公,西华门外那事,实在是那赵进朝目无尊卑,欺人太甚,我当时若不出手相助,驸马冉兴让说不得就要被他们给打死了。 ”良臣必须解释。 张诚却摆了摆手:“行了,这件事咱家从头到尾都知道,不必你说什么。 咱家只想告诉你,你好好做你的内官监丞,安生替皇爷办出外的事,别人的事最好少管。 再说了,这种事是你管得了的么,咱家都理会不得呢。 ”“难道连公公也管不了那帮刁奴?”良臣有些愕然,眼前这位可是大红袍的司礼秉笔啊!“不是管不了,而是不能管。 你知道有多少人吃这碗饭么,你把人饭碗砸了,人不跟你拼命?”张诚的语气听着也很有些无奈,公主府也罢,王府也罢,每年多少宫人内监在那吃饭,私下又有多少见不得人的事,可这么多年来,又有谁管过?楚王府的事,永宁公主的事,那都是通了天的,最后又如何?诚如他所说,不是管不了,而是不能管,牵扯的利益和人群太大了,除非从根子上整肃,不然永远不可能杜绝。

但想要整肃,又谈何容易。

内廷的制度有些畸形,干儿干孙、徒子徒孙,动了谁,牵出来的都是一大片,一代代的关系传承下来,纵是司礼秉笔太监又能如何,绕来绕去说不得把自家都能绕进去。

就他张诚名下的人,难道就没有在公主府里欺主的?寿宁公主这桩事,宫里哪个不知道真相,可谁在皇爷和贵妃娘娘那里为小两口说公道话了?没有,一个都没有!贵妃娘娘自己身边的亲信红人们都没有!所以啊,他张诚凭什么管?眼不见心为净得了。 魏良臣敢管这闲事,根子还不是因为他不是内廷中人么。

初闻这件事时,张诚可真是恼火的很,觉得这小子尽多管闲事,给他添乱。 不过随后发生的事,让这件事倒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或许正如那二位递来的话,有人想借机兴风作浪,所以不敲打一下真是不行。

与其等着那位进京来斗得不可开交,不如现在就摆明车马告诉对方——老人不老。 算起来,打冯保公公下台后,宫里也安静了二十年,安静的倒让外面那帮家伙,以为他们这些人都变得吃斋念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