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常识题库

www.hf0168.com文学常识题库_文学范文_文学网

第156章 成圭安求助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06 编辑 :本站 / 99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常识题库 > 儿童文学 > 正文
TAG:

第156章 成圭安求助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送完剧本之后,叶景诚回到公司处理事务。 ∽↗不过在踏入公司门口前,这里又上映着戏剧性的一幕。 而且这一幕还似曾相似,在门口逗留的凶神恶煞男人,正是上一次被陈虎派来通风报信,结果被关之林当成坏人的成圭安。 而这一次前台换成了叶瞳,这个大女孩也是差不多的举动。 唯一不同的是,成圭安这一次的面容显得十分焦急,甚至不和叶瞳作太多的解释,一味的吵着要见叶景诚,说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希望叶瞳帮他联系上对方。

“叶瞳。

”叶景诚做了个打发的手势,叶瞳见到他如见救星,回到前台的同时舒了一口气。 见到叶景诚的出现,成圭安三两步就冲了上来。 正当他打算道明来意时,叶景诚及时伸手止住。

表示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然后往办公室昂了昂下巴。

虽然不知道成圭安因什么事上门,但是对方表现得如此心急火燎,自然不会是什么好的事情,更有可能和社团方面有关系。

至少不是上次应诺过他做演员的问题,这件事未至于急到这个地步。

两人前后走进办公室,成圭安大气都没喘一声,原本坐下来的成圭安‘蹭’的一声站了起来,绘声绘色说道:“叶生,虎哥他出了事!”听到这个消息,叶景诚眉头皱了皱。

这件事对他来说是情理之中,陈虎既然选择走社团这条路,半只脚已经踏入棺材,所以出事单单是迟早的问题。 “不要心急,和我说清楚发生什么事。

”叶景诚的手往下按了按,示意成圭安坐回位置上。

成圭安叙述的过程很简洁,从陈虎的马仔乌英偷车被捉。

到陈虎带人去找金牙驹讨说法,之后在过程中被新记的人埋伏。 几乎都是一笔带过,或者说成圭安本身知道的就不多。 不过后续的剧情发展,成圭安倒是能说出个详细。

陈虎因为几个重义气的兄弟拼死相助,最终顺利从茶楼逃了出来,另外还有一个叫细b的马仔逃了出来。

剩下跟着陈虎过去的五个兄弟。

包括乌英在内无一人幸免。

陈虎从茶楼逃了出来后,中了二十多刀的他身体虚脱,只能由伤势较轻的细b搀扶着走。 第一件事自然先找个地方落脚,于是他们来到可以信任的成圭安家里。

成圭安打开自家房门时,见到满身是血的两人大吃一惊,待到反应过来马上和细b一人一头将已经昏迷的陈虎抬进屋,还找来一个熟络的赤脚医生帮两人处理伤口。 细b的情况还好一些,将几道伤口缝合之后,接下来修养一段时间就可以了。 陈虎的伤口得到处理。

不过情况却不太乐观。 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进行输血,不然就算他撑过这一关,接下来肯定会迸发各种后遗症。 输血肯定就需要适合的血液,但是陈虎如今是‘见光死’的坑渠老鼠,根本没可能到正规的医院得到治疗。

而现在的血液都是在医院严格控制,赤脚医生那里根本没有这种东西,就算有他也没有适合的冷柜来保存。 十年前倒是有那种黑市的血液。

正当成圭安百般忧虑的时候,马上联想到见过一面的叶景诚。

心想以对方的能耐。

应该可以和医院‘借’一些血液吧?尽管成圭安将情节说得异常精彩,仿佛他自己也亲身经历过一样。 但叶景诚的注意力还是放在前半段。 那几句简短的说话让他重点关注一些字眼。 譬如新记、向十强、向十三。 “是巧合?还是畜谋已久?”整件事在叶景诚看来,向家这两兄弟有些大题小做。

换作是他,根本没必要和一个小人物计较,真要找对方晦气大可以找人下黑手。

如此光明正大的做法,除了让人知道他们在以大欺小,难道还有什么特殊的意义?或者说他们故意做给某些人看?叶景诚径自摇了摇头。 这个问题暂时不考虑。

陈虎毕竟和自己一路来到港岛,期间两人相处了一段不短的时间,再不济也能归于熟人一类。 加上陈虎涉及的灰色地带,或多或少可以起到帮忙的作用。 叶景诚拿起了电话,然后从记事本找到一个号码拨了过去。 要说他在医院最熟悉的医生。 那自然是曾崋倩的父母,不过这件事还是不走明面的好。

“喂,请问是不是莫医生?哦!我是王医生介绍过来的,我这里需要几包b型血作输血用,不知道莫医生你有没有办法弄到?”末了,叶景诚又加上一句:“钱不是问题。

”这个莫医生叶景诚仅仅是认识,给叶景诚的感觉怎么说呢。 看起来不像是坏人,不过同样好不到哪里去。

所以叶景诚随便试探了几句,连那个王医生也是虚构的。 看来这位莫医生平时没少做这种事,又或者因为叶景诚拨打的是他的私人号码,莫医生沉寂了一会给出的答案是有办法,另外还伸手跟叶景诚要好几千的好处费。 相对于医院私底下的器官买卖,叶景诚索要几包血液要容易得多,而且医生动手脚也没有那么大的顾忌。

毕竟以现在的冷藏技术,新鲜血液保存不了太长时间,每天都有过期的血液需要处理,就当有几包提前进了回收站。

和莫医生沟通好之后,叶景诚给了几万元成圭安,交接的事还是由成圭安来处理。 至于陈虎那边,叶景诚暂时没有探望的心思。 正确来说,就算他现在去探望也起不到作用。

送走了成圭安,叶景诚仰卧在班椅上思考、之前向十强先是送了一把西瓜刀到公司,然后又是派几个马仔来‘邀请’他。

结果他很不赏面的回绝了,这段时间却一直风平浪静。 似乎这件事到此为止,但是事实是这样吗?叶景诚知道这个时期的社团,在廉署的打压下收敛了不少。

但是收敛归收敛,应该不至于虎头蛇尾到这个地步。 随便找人过来吓对方两句,发现行不通就直接放弃?单是想到向十强那张死人脸,他就知道对方不是好应付的人。 “张铁龙上去有一段时间,不知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未完待续。

)。